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丰厚资本谭群钊——投资就靠这一点,抓住年轻人



合伙人的道与术

太极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在令我身心健康之余,也让我对人生有了更多切实的感悟,最重要的有两点:

第一,平衡之道。任何领域都需要平衡,有时打破平衡是为了获得更高的平衡,平衡从来不是死的,而应该是一种动态的平衡。

第二,打架哲学。在战斗中,我们常常思考的是如何去战胜别人,但是,战胜别人首先要战胜自己,不能被别人破坏了自身的平衡和稳定,一旦你的心境被打破,你就输了。

和打太极一样,我也喜欢从更深的层面反思自己的经历,从盛大的青春经历到二次创业,再到转行投资成立丰厚资本,每个阶段的经历都让我对很多事情有了更深地认识,在后面也少走了不少弯路。总结这些经历,我认为:合伙人之间应该在“道”与“术”上相互认可,最好的合伙人关系是,团队里的每一个人,毫无保留地热爱所从事的事业,尊重彼此的人格和智慧,成熟地解决矛盾和纷争,公平合理地处理利益分配。

这里的“道”指合伙人对企业理想的认同;“术”指合伙人之间相互信任、良好沟通配合、业务能力互补等。

“用师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我虽然不想当王,但是和能人在一起工作是真正的快乐。能人一定会有不同意见,和聪明人吵架也是一种乐趣,被说服时会体会到醍醐灌顶的快乐,凭着逻辑而不是强权说服别人也确实有征服的快感,我需要合伙人及时的给我指点、建议和批评。

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一个老板要管理更多团队和细节问题,团队应该是一群成熟的、聪明的人一起工作、彼此尊重、团结而又独立,更多是朋友关系而不是老板下属关系。企业应当有快速的沟通和决策机制,灵活敏捷的组织架构,透明和公正的激励机制。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人,这都是合伙人相处的“道”与“术”。

多“道”与“术”的哲学。

“最好的合伙人关系是,团队里的每一个人,毫无保留地热爱所从事的事业,尊重彼此的人格和智慧,成熟地解决矛盾和纷争,公平合理地处理利益分配。”

创业和投资:太极的阴阳两面

没有人的职业生涯是完美的,有遗憾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从盛大离职的事情,换个角度想可能也是好事情,十全十美会让人没有动力往前走,遗憾反而会对将来的事情有很大帮助。我见过投资行业的许多大佬都是创业来的,不管是哪种方式,过去的经验虽然不完备,但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创业和投资需要彼此的融合。创业和投资很大的差别是,创业需要有理想化的想法,要有执着的、不顾一切的信念,但是投资是要对市场有理性的判断,要根据相关案例,判断这个领域的风险在哪里。

作为一个大家口中所谓的有“跨界”背景的天使投资人,创业经验于我转型投资人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在互联网行业,我从创业到做高管,每段经历都有独特价值。作为一个互联网创业者,从没有任何资源开始,如何节约成本,如何进行早期管理,如何规避相关风险等等,这些流程我都经历过,并且看到过许多成功或失败的案例,因此,我对互联网创业圈的事情非常清楚,转型投资后,在看互联网项目时,这些创业经验于我就是非常大的优势。

当然,和专业出身的投资人相比,我也有不适合做投资的一面。如果仅仅是我一个人判断的话,有时候会过于有同情心,看待项目不够客观理性,不会完全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去思考,什么时候该退出、什么时候止损……这些都会不够专业理性,所以我们需要组建基金,吸纳专业化的资金来源,并时刻提醒自己:这个钱不是我一个人的,我要更加理性去帮助LP管好这些钱。

我的合伙人吴智勇做了十几年投资,是非常专业的投资人,会有更专业的判断。有了合伙人的相互提醒,甚至否决想法,会让一个团队的决策更加客观理性。我觉得很好,这也是这 3 年“丰厚 F4”可以一直在一起的重要原因,我们不断纠正彼此的错误,不断互相学习、共同进步成长。作为丰厚资本的四个合伙人,这里面也有很多“道”与“术”的哲学。

“人生是修行,要做对他人有益的事情。”

人生是修行,投资也是做对他人有益的事

盛大离职后,岳弢陪我去成都听滚石演唱会,还曾在宽窄巷子的一家小店里拍过一张“人生百态”的照片。我时常说:人生是一场修行,要做对他人有益的事情。现在做投资,许多人会问我如何在帮助创业者和获得收益两个方面取舍考量,其实二者也并不矛盾,反而是相辅相成的。

在一个好的市场经济环境下,你的赚钱是在帮助社会创造价值,反之,不好的经济环境下,你的赚钱是以整个社会损失为代价的。现在的整体状况是:我们处在一个比较好的市场经济环境下,特别是早期创投领域。我们寻求和获取利益,不是靠垄断,不是靠行政资源,不是靠人际关系,而靠的是提供优秀的产品和服务。

说一下丰厚的投资布局。在丰厚成立之初,我们把文化娱乐定位为核心领域,现在扩大到了文娱、体育,在这些行业领域投资的项目占据了丰厚的半壁江山。

第一,游戏周边生态领域。我在盛大做了很多年,游戏及更广泛的互联网文化领域都曾是盛大的核心业务,所以我积累了很多资源、人脉和经验。但是在游戏产业中,我们对游戏内容本身的项目看的比较少,对游戏的周边生态投的较多,比如游戏语音、游戏视频、游戏数据分析及电竞相关项目等。之所以投资游戏周边的支撑业务,是因为游戏产业迭代较快,游戏内容生命周期较短,所以要么投资更好的内容,当前发展情况是,整个游戏的盘子还在不断增长,需要更加专业的分工和更好的基础设施,我们从这个领域切入,致力于为游戏提供基础设施,会发现更多好的投资机会。

第二,文娱创业。我认为内容产业始终都有机会,因为用户喜新厌旧,期待不断有新的内容产生,所以文娱内容的创业相当活跃。从深层次的经济周期普遍规律来看,内容产业是反周期的,当很多产业面临很大压力时,内容产业反而更容易兴旺发达。从整个内容产业来看,创始人非常重要,比如白熊阅读的创始人是一位非常年轻的90 后女孩,本人在动漫圈、同人界是非常活跃的人,所以就能形成影响力。所以,我们要找的是真正熟悉用户的创始人,或者他/她本身就是这个领域的意见领袖,只有这样,内容产业才会有更多机会。

此外,文娱产业需要明确的重点是,这个行业永远是年轻人的天下,所以它的用户都比较年轻,从这个角度来说,文娱的市场比较小,受众群体比较窄,通常只是 20 岁左右的一批人。把这个群体往更宽泛范围拓展,往小了看是00 后、05 后,小孩子相关的内容;往老了说是像我们及父母辈的人群,现在有了移动互联网,都开始接触相关的内容和娱乐了。

怎么发现其中的投资机会呢?针对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策略,比如面向年长群体就关注适合他们的内容形式,如视频等。但要记住一个关键点:年轻人是未来,而且是内容的主力军,这也是丰厚资本在二次元领域开展重要布局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