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金沙江朱啸虎——我不是风口型投资人,互联网洗牌周期6个月


  “风口不是我们造成的,是创业者们造成的,我们只是搭了便车。”

  朱啸虎笑了笑,摊手回复道。

  在所谓的资本寒冬里,朱啸虎步步踩在了创投风口上:映客直播、滴滴出行、ofo共享单车,单个项目最高可达百倍回报率。在行业中人艳羡的目光中,朱啸虎成了投资界的执牛耳者。

  当然有人对朱啸虎颇有微辞,不时会有“造风口”的说法冒出来。朱啸虎对此并不在意,也就有了文章开头的回应。

  追风口死得快

  4月19日,朱啸虎前往苏州录制一档创投节目,担任创业导师。面对五花八门的创业项目,朱啸虎倒觉得挺有意思,“我现在心态很开放,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只有怀着这样的心态去学习,你才有能力抓住互联网的风口。”

  谈到近期热点项目,朱啸虎颇有感慨,互联网的热点每年都不一样,去年是直播,今年是共享单车,春节期间一个狼人杀的项目数据很好看,当时还在芬兰度假的他知道后,马上飞回来看项目了。

  “啥都在春节,这个时候大家都很闲,好的项目更容易通过口碑效应传播,去年直播火了,今年大家又在玩狼人杀。但过了这个点,再传播就很难了!”朱啸虎将中国春节视为创投圈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

  他说得很坦白,抓风口,时机很重要,晚了一步即步步落人于后。“互联网的风口其实很短很短,一旦先行者树立了品牌和口碑,后来者错过了时间,就算再强大的团队都不可能再进去。”

  一直处在风口上的朱啸虎直言,风口过于危险,互联网洗牌周期是6个月,“当大家一窝蜂地涌入风口,6个月之后,如果没跻身头部,这个风口基本上跟你没任何关系了。”

  同时,身为第六届“千人计划”创业大赛的总评委,朱啸虎建议创业者一定要避开风口,去做自己真正擅长的事情,“将来做上市也说不一定!”

  秉持创业初心的创业者才是真英雄

  朱啸虎清楚投资这潭水的深浅,更明白其中险象迭生,乱礁暗布。在投资行业浸淫多年,他对成败一事看得很淡然,也愿意跟人分享一些经验之谈。

  “风险投资肯定是要冒风险,失败在所难免,肯定会有令人遗憾的项目。梦芭莎你知道吗?”朱啸虎反问我,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你还知道,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

  在三年以前,梦芭莎还是一个挺火的网站,当时唯品会还是个小公司,就在梦芭莎隔壁,唯品会还去向梦芭莎请教怎么做电商。“如今的唯品会已是百亿级的公司,梦芭莎却被别人遗忘了”,朱啸虎语气透露着遗憾。

  看过了太多公司的起起落落,朱啸虎越发觉得能保持初心的创业者十分难能可贵。“一个创业者把公司做起来之后能否一如既往,真的很重要。”

  在他看来,商业模型本身会有规律和共性,但团队不是,很多团队可以共患难,但不能同富贵。人一旦富贵之后,就可能跟之前不一样了。

  “一个企业成功与否,绝大部分肯定跟人有关系。”前不久,福布斯发布2017全球点石成金榜(Midas List 2017),朱啸虎蝉联入选,位居第84位,成为榜单上最年轻的中国区投资人。对于荣誉,朱啸虎更多将其归功于拼杀在一线的创业者和创业企业。

  朱啸虎表示,越来越多的商业模式创新开始源自中国。诚然我们还没有上天的火箭,入地的高速列车,而是看上去比较低科技含量的打车软件,共享单车……但是我们相信这是正确的中国式发展路径,这些雄心勃勃的年轻企业家在确立市场领先地位后会不断加大技术投入,逐步在领域里占据领先地位。

  正如朱啸虎写下的一句话:真正创造历史的是这些年轻但壮志凌云的企业家,是回归产品运营和商业本质的创业初心。

  被风口吹起来的企业寥寥无几

  “投到滴滴、ofo这样的项目,运气占几分呢?”

  “90%!”朱啸虎毫不讳言运气在投资中的重要性。

  一直关注互联网的朱啸虎深谙其中规律,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时代,棋失一着,满盘皆输,运气有时倒成了一个翻盘的利器。

  然而,朱啸虎并没有把输赢押注在运气上,更多将赌注放在了团队和数据上。

  3月31日,共享充电项目“小电”宣布获得天使轮融资,在投资人名单里,朱啸虎和王刚赫然在列,这一下子让“共享充电”热了起来。朱啸虎表示,这个项目符合“高频、刚需、面向广大消费者”的市场模式,也让他在这个项目身上看到了滴滴和ofo的影子。

  朱啸虎跟小电团队自在空格时就一直有联系,言语中丝毫不吝啬对团队的肯定。直到后来,朱啸虎有次从上海坐高铁到杭州,打王者荣耀时ipad没电了,他意识到充电本身是高频刚需,再加上场景多样化,发展空间可以想象,“我看了他们早期的数据,确实很有吸引力,而且他们的产品主要在饭店和娱乐场所,跟之前业务相承接,做这个事情非常顺手。”

  朱啸虎也强调,共享充电这个项目是否成为风口,仍需要时间去证明,“下半年共享充电才能成为现实,到时候才能确认它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行业。”

  对于时下热门的共享经济,朱啸虎直言并不关心所谓的“共享经济”是“假共享”还是“真租赁”,投资更关心单体经济如何塑造,能不能赚钱,企业扩张速度如何,“现在看来真正的C2C存在很多问题,当下以B2C租赁的方式会有更加平衡快速的发展。”

  在风口上,最终能成功飞起来的一般只有两个名额。朱啸虎告诉亿欧,“中国互联网过去十几年都是一样的,做的时候肯定都有上百家,但最后在细分领域里能成功的可能只有两家”,即便时下斗得火热的共享单车也会在今年内一见分晓。

  如今很多人都将朱啸虎视为导师,朱啸虎并不排斥,但他在意的是能否真的引领一个方向,“这个方向给到大家,大家才会相信你。然而互联网变化太快了,更需要创投者自身带有评断能力,要清楚并不是所有项目和方向都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