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广电整顿微博、A站,要求持证上岗,直播和视频的创业之路走得愈发艰辛

北京时间6月22日下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称,针对“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网站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并且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近日发函责成属地管理部门,按照《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广电总局、信息产业部第56号令)的有关规定,采取有效措施关停上述网站上的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为广大网民营造一个更加清朗的网络空间。



微博也在晚间发表声明称,微博将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管理要求,严格加强视听节目的管理,进一步规范视频服务,也会及时向社会和媒体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此次关停的视听服务业务,一直是新浪微博的重要业务组成部分。在6月22日晚间,该消息爆出后不久,受该事件的影响,在美上市的新浪及微博股价均大幅下跌,微博跌9.55%,新浪跌6.5%。

“监管”也追上了风口:

去年,以papi酱为代表的网络红人开启了短视频内容创作的春天,短视频一时风头无两,成为移动互联网流量的新入口,并吸引用户和行业人士的高度关注,短视频行业逐步全面爆发。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短视频用户规模已经达到1.53亿,并保持快速的增长。短视频的火爆也吸引BAT先后入场,其带来的红利,也渐渐被直播平台看到,并相继开发了短视频的功能和模块。

短视频对于此次事件涉及到的微博和AcFun而言,更是重中之重的业务布局,2017年第一季度,微博头部用户短视频发布量年对年增长176%,普通用户短视频发布量同步增长40%,视频广告客户数环比提升50%。同时,微博也在加快信息流广告视频化,不断研发视频广告新产品,尝试与视频自媒体建立起商业生态。

只是伴随着直播、短视频这两大创业形式开始逐渐壮大的,却是“无证驾驶”的焦虑——市面上的大多数视频网站、短视频服务、以及直播都是在无执照的条件下经营的。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针对直播行业的监管力度不断增加,无疑,也增加了行业的焦虑情绪。2016年12月1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实施,一些没有运营资质、靠打“擦边球"的运营的中小平台的命运被确定。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初,包括爱闹直播、网聚直播等十几个平台已无法登录或宣布关停。

而此次广电的监管的触角伸向了更广的短视频领域。

为什么这三家被“盯上”?

从广电发布的公告中,可以解读出来的是,此次关停视听服务业务的三家的原因:首先是没有证照,其次是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

除了凤凰网,此次被关停的视听节目服务的新浪微博、ACFUN,其实并非没有拥有过视听许可证,只是他们都曾有过登上相关监管部门“黑名单”的历史,而与许可证“失之交臂”。

2015年,AcFun频繁收到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缘由包括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以及未取得《网络文化服务经营许可证》擅自从事经营性互联网文化活动。

在A站传出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予以处罚的信息前,它已经多次登榜有关主管部门的违法处理名录。包括A站此前被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系统列入“黑名单网站”,本身也是因其传播违法违规内容,而招致的处罚。

在取得执照的尝试上,AcFun曾一度使用过AcFun.tudou.com的域名,试图用土豆的执照。但后来也因为屡次登上“黑名单”,而让这条道路被堵死。

与AcFun不同是,成立于1998年的新浪微博从一开始就能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由于该规定出炉时间是2004年,对于2004年以前成立的网站,都被认为能获取许可证。)拥有开展视听服务的牌照。

但是在2014年4月,由于新浪在其开办的新浪网读书频道中,登载了《全村女人的梦中情人:极品小村医》、《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等20部淫秽色情互联网作品。在新浪拍客等视频节目中,登载了《女子交响乐团》、《比基尼美女表演》等4部色情互联网视听节目,

“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听证告知书》中提出决定拟吊销新浪公司的《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惩罚,依法停止其从事互联网出版和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的业务,并处以5至10倍于违法金额的罚金。

至此,新浪在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的业务上,陷入了“无证驾驶”的尴尬境地。

同样尴尬的还有凤凰网,在2016年12月,市网信办责令凤凰网关停并限期整改了几档违规栏目。截至目前,凤凰网已关闭了“今日最大声”、“边驿卒”、“新太平广记”等大量登载自行采编新闻信息的栏目,同时正在依照《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风直播”进行全面整改。

很明显,这次责令关停并限期整改的栏目同样也是针对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权限和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等问题。因此,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次广电的威力之所以会波及到凤凰网,也可以看作是去年整改行为的延续。

“冰火相生”的尴尬境地

行业内多数的企业对于视听许可证都是为莫如深的态度的原因,可能需要追溯到该许可证的严苛的申请条件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条例中明确提到,申请单位需要具备一下的基本条件:具备法人资格;为国有独资或者国有控股企业;且在申请之日前三年内无违法违规记录。

很明显,政策对于创业公司显得并不友好。准入门槛为国有企业,绝大多数创业平台就被拦在了门外。再加上曾被广电列入了“黑名单”的企业数量,很明显,光是后两条的标准,就让很多企业溺毙在了政策划下的限制之中。

在广电总局公布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持证机构名单》中,可以看到,截至2016年5月31日,共有588家单位拿到了此证,传统媒体占据大半壁江山,其余新媒体,大多是具备多年视频网站经营经历,或是背靠强大资本方的互联网平台。

而在直播平台上,根据2016年数据,战旗TV、映客、YY/虎牙TV、六间房、Live、板栗、央视国际这几家直播平台持有视听许可证,而斗鱼TV、熊猫TV、花椒直播、龙珠直播、全民TV、陌陌、猫空这几家直播平台并未在网站底部公示视听许可证。

国际视频联盟秘书长殷建勇曾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表示,“广电总局此举目的在于治理平台,打蛇打七寸,把直播平台、视频网站等新媒体跟电视台一样统一管理。如果平台不尽快办证的话,有可能面临停摆,但新申请的民企基本没戏。”

“曲线救国”的无奈对策

为了能够在这样的政策下觅得更多的生存空间,行业中的企业大多采取了两种方式:一种是收购获得许可证的公司;另一种是借用投资方或者母公司或者合作伙伴的许可证,即抱住拥有“国有”title的广播电视播出机构的“大腿”。

对于第一种,今年 2 月,今日头条就通过收购山西一家名为运城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城阳光文化)的网站,曲线斩获广电总局和工信部颁布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另一种在视频行业更常见的方式则是投靠行业内拥有集成播控牌照的“大家”。当年广电总局把7张集成播控牌照分别发给了央广、央视、国广、上海广播电视台、湖南广播电视台、广东广播电视台以及联合申请的浙江电视台和杭州电视台,类似小米“投靠”央视旗下的牌照方CNTV,乐视“投靠”国广等互联网企业的例子,屡见不鲜。

2012年,B 站就标注了上海东方传媒集团(SMG)合作伙伴的字样,并且显示了SMG旗下所有网站使用的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

直播平台战旗TV用的是同属于浙报集团的浙江在线新闻网站有限公司的视听许可证,则是因为战旗TV的老东家是浙报集团。

除此之外,还有多家直播平台共用一个执照的情况。虎牙直播官网上公示的视听许可证开办单位是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申办域名指向的是多玩游戏;而虎牙直播、多玩游戏以及另一款直播产品YY Live都属于欢聚时代名下,三家共用同一张视听许可证。

由此可见,能够拿到视听许可证的平台,不论是以哪种形式,都主要得益于背后的资源和资本的推波助澜。只是对于创业公司而言,不管是借壳买牌照还是接受国资入股的曲线救国路线,伤筋动骨始终在所难免。即使是处于头部梯队的平台都尚且在挣扎着寻找“曲线救国”的出路,可想而知,那些规模没有这么大的初创公司的境地,更是岌岌可危。

出路在何方?

200多家直播平台以及将短视频作为未来重点发展业务方向的媒体或者平台,面对着7家拥有集成牌照的“大家”,终归是处于极度被动的境地。

首先,对于已经取得牌照的平台而言,只能意味着他们暂时解除了隐患,并不能完全的高枕无忧。因为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该许可证的有效期限仅为 3 年,3年以后,平台的命运何去何从仍然是不明朗的。

另一方面,对于拥有集成牌照的传媒机构而言,如果出借视听许可证给平台和企业,则意味着他们需要与平台共同去承担部分的政策风险,持证方是否愿意承担这个风险,对于需求方来说,也是决定其命运的最大未知数。

除了执照带来的焦虑之外,对于行业环境的管理和监管力度只会更强,甚至有可能成为影响企业发展的瓶颈和天花板,直播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如何能在政策高压的空间下,寻得更多的发展空间,是在短期未来中,丞待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