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悟空单车创始人——一夜之间我成了全国最失败的创业者



作为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算是创业老司机了。

他之前做过旅游、社区o2o、现金贷、互联网金融,还学过代码、做过产品,甚至当过房产销售员、卖过家具。但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

但是悟空单车项目失败后,却让他“一夜成名”。这几天全国陆续有十几家媒体对他进行了采访,甚至有投资机构找上门来要谈合作。

“有人把我定义为互联网最著名的创业失败者,我疯了!我其实是一个相当乐观的人,没有太多天赋,但是做事认真,不放弃。缺点就是看问题不够全面,做事胆子太大。”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用一口带有重庆口音的普通话告诉猎云网。

作为第一家倒下的共享单车企业,悟空单车被媒体广泛报道。对于网上一些评价,雷厚义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媒体是为了制造宣传效应,我心里清楚,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情,我自己清楚想要什么就可以了。”

他讲话很有逻辑,所有问题的回答都是第一、第二、第三,没有什么废话。他很清楚他做了什么,他的优势在哪里,劣势是什么,他明白没有必要再撑下去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早点退出。

悟空单车是重庆市场最早出现的单车品牌之一,甚至早于摩拜和ofo,但却在共享单车热火朝天之时,惨遭淘汰。  

世界那么大,我想做点事

雷厚义的诸多“失败”,都源自于一个疯狂的决定。

“我大学在大连大学,学的是机械设计,但我对这个专业不感兴趣,学的也不好,就向学校申请换专业,但学校没批。”至于换什么专业,他说其实当时也没想清楚。

因为觉得在学校学不到什么东西,雷厚义就和几个同学商量,一起退学出去做点事。“但最终其他人都没退,只有我一个人退了。当时觉得世界很大,想出去走走,做点事情,现在想想觉得当时比较不成熟。”

不过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退学之后,雷厚义去北京大学当了一名保安。

从大学生到保安,雷厚义却说他并没有心里落差。“我跟别人不一样,我不看重形式,重实质,我很清楚我不喜欢机械,在这条路上走不远,继续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对于当初选择退学,他仍觉得没有任何遗憾,他认为作为男人,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要去承担。“我现在做公司也一样,走自己的路,不管别人怎么看,否则你会过的很痛苦。”

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

在北大,雷厚义认为学到了很多东西,而最大的改变是视野有了很大开阔。“但并不是当保安学来的,不过当保安让我有了从底层思考问题的心态和视角,对我现在创业有很大帮助,心态会比较谦卑,初心也比较干净,比较关心大家的疾苦。”

业余时间,雷厚义经常去听课,心理学、文学、物理什么都听。但他坦言,并没有学到什么专业知识,更多地是对境界和格局的提升。“徐小平、王强等一些大咖经常会来北大做讲座,我也会去听,对我内心的震撼很大,让我知道一个人不能太平庸。”

离开北大之后,雷厚义辗转几个城市,做过房产销售员,卖过电脑,学过代码,卖过家具,做过产品,做过旅游、做过o2o,创过业。但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

之所以回到重庆,一方面因为他是重庆人,方便照顾家人;另外,他觉得北上广的创业成本太高。 “如果还留在北京,我的资金可能一个月就消耗完了,但在重庆我可以坚持半年,这样我就有时间去试错,去调整方向,如果在北京,我可能撑不到转型的一天,但在重庆我撑到了。”

雷厚义所说的转型,是他此前做的一个小额现金贷业务,由于没有放款资金,也没融到资。项目眼看就要失败,由于后来转型做了贷款流量分发,竟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重庆有个猪八戒,再来个大师兄

但是共享单车的出现彻底点燃了雷厚义的激情,他认为机会来了,他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做大。

“我喜欢赌大的,这跟我的风格有关。”他认为,既然自己能让一个公司起死回生,就有能力做好共享单车。

去年12月9日,雷厚义的团队开始做APP,仅仅用了20天时间完成了开发。在深圳卖房的经历,让他明白了人要善于抓住机会。

至于为什么叫悟空单车,雷厚义说,“因为我们是后出发,如果做一个大家不知道的全新品牌,时间成本以及品牌成本就会非常高。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资金,只能选择短平快的方式,当时是基于这个考虑。”

“重庆有一个猪八戒,再有一个大师兄,这样营销成本会低一些,扩充起来快一些。”雷厚义说道。

刚进入市场时,雷厚义对未来寄予厚望。彼时,他对外宣布,悟空单车投入市场后,将以每天500辆的速度在几天内完成布局,并逐步扩大覆盖范围,最终将有10万辆悟空单车,全面覆盖重庆城区。同时,悟空单车还将进入全国各大城市,在全国334座城市,设立超过10000个共享单车站点,年内投放超过100万辆单车。

由于没有融到资金,雷厚义想通过合伙人的模式撬动市场。他希望通过招募个人或小商家以众筹单车的形式,解决资金和区域运营的问题,每辆车标价为1100元,个人或商家均可认购,未来可获得运营收益的70%。

雷厚义对他自己独创的合伙人模式非常自信。“当时我很乐观,目标几十亿,甚至也想过上百亿。”

但他很快就发现,不论是地推,还是线上报名,都没有人愿意投资。“小商家的钱来的不容易,安全意识很重,他们觉得收不回来,要等我们盈利了才愿意进来。但是共享单车早期是不能盈利的,我们也证明不了自己能盈利。”

最终,雷厚义通过这个模式只筹集到了13万元。“个人或小商家的风险承担能力太弱了,他们害怕投入的每一笔钱出现哪怕一点点的亏损,所以,我们的资金链很快就断了。”雷厚义说。

但与此同时,却是摩拜和ofo的快速融资,“他们太快了,完全不让人活”。没有资金支持,合伙人模式失败,悟空单车很快就撑不下去了。

失败远比他想象的来的快多了。

6月13日,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博宣布,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至此,悟空单车也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

而仅仅三天后,摩拜就对外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创下共享单车行业诞生以来的单笔融资最高纪录。

这场颜色大战,已经逐渐显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境遇。

一场赌输的赌注

其实早在4月21日,悟空单车的微博就停止了更新。“没人愿意投资,我们又没那多钱,跑不出来。这样就迫使我们只能做一个地块,要么就是切一个细分领域,但是这样又做不大。”

“当时我们判断自己打不赢这场仗了。一个项目要么挣钱,要么做大,如果两者都达不到就没必要做了。”

虽然项目失败了,但从心底里,雷厚义并没有认输,他唯一认输的就是对合伙人模式没有足够的预判。

在合伙人模式上,他有点过于乐观,显得冒进且缺乏经验,更像是一场赌注。

“你现在觉得悟空单车是不是一场赌博?”

“既是赌博也不是赌博,其实我的初心是很纯粹的,就是为了解决大家出行当中的问题,我是一个做实事的人,从这个角度讲,我并没有赌博;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大家都拿到了融资,打法比较彪悍,我赌的是合伙人那套模式,从这个角度来讲,又像赌博。”他告诉猎云网。

“如果在同样的时间,有同样多的资金支持,我未必会输给他们,像ofo的创始人,社会阅历其实没我强,打法也没我彪悍。”在他看来,共享单车的关键在于谁运营的好,看谁抢先拿到融资。

失败后的雷厚义想到了被并购,他找到了ofo,但对方没有意向。“搞到最后我们连被收购的价值都没有,因为我们太小了嘛,只有1000多辆车,人家完全可以自己做,但是如果数量大的话,就会有一定的并购价值,比如之前的骑呗”。

其实此前摩拜一位内部人士就曾向猎云网透露,摩拜内部很早就已经明确,不会收购中小玩家,因为他们不希望给其他单车平台幻想和希望。“比如有的本来不想做了,投资人说再投点钱,到时候等来收购,这样我们就有打不完的对手。”该人士告诉猎云网。

在共享单车这个风口,雷厚义总共搭进去了300多万,最终只找回了几十辆车,不到10%,一千多辆单车不见了踪影。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雷厚义并没有打算找回来,全当做公益了。

但雷厚义表示,“做公益”这个说法并非他本意,“该找回的,团队都全力找回了,该退的押金也都退了。”其实300多万打水漂儿了他也很郁闷。

在宣布停止运营后,悟空单车将押金全部退还给了用户,总计约100余万元,1万多用户。“押金全部没用,本来是打算用来买车的,结果发展太快了,我们觉得打不过,就清场退了。”雷厚义告诉猎云网。

输了整场战役,再谈局部没意义

从今年1月5日开始,短短4个多月的时间,悟空单车分两批,总共在重庆投放了约1200辆共享单车,是重庆最早投放的共享单车。

其中,第一批只投放了200多辆,采用的是机械锁,谈及原因,雷厚义表示使用机械锁是为了快速进入市场。“我们相对较晚,再去搞智能锁会比较慢,当时厂家提供的解决方案也不太稳定,加上重庆经常下雨,光照不足,所以蓄电不稳定。”

但很快他就发现,城市是开放的环境,单车在投放不久后就分散了,而且由于使用的是没有定位功能的机械锁,所以到后面连车也不见了。

雷厚义起初组建了一个5人的维护团队,但由于投放车辆少,且四处分散,丢失损坏率很高,维护团队的效率很低。“维护团队每天根本维护不了几辆车,后来就砍掉了,因为解决不了问题。”

他转而想通过技术解决线下维护的问题,也就是智能锁。“机械锁的丢失和损坏率确实很高,在百分之八九十,智能锁就会好很多。”他说道。

第二批,悟空单车向天津一个自行车厂下了一万辆订单,交了30%的定金。这批车成本高很多,每辆约750元,再加上锁和物流成本,总计800万元左右。

后来因为没有拿到投资,合伙人模式也没走通,实际上第二批只拿到1000辆单车,定金也打了水漂。“第二批是冒进了点,差不多200万定金,没有要回来。”但他说他愿赌服输。

事实上,悟空单车第一批投放的车辆成本仅为250元,对此雷厚义表示,“第一批是最差的车,说白了只要能动就行了,但第二批我们进行了全面升级,换了智能锁。”

“而且整个上游都在抬价,我去的时候虽然还有供给能力,但每辆车已经比一开始抬了50到100元。”雷厚义说道。在他看来,其实很多自行车厂都要垮了,但因为有了共享单车,又活过来了。“但即使这样我们也只能跟一些小厂合作,根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产品品质也不是特别好,不像摩拜和ofo,他们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

但他认为这并不是主要原因。“ofo坏的也非常多,创业的过程前面都会有问题,可以边跑边完善,边过河边修路,关键是看后劲。最近ofo发布了新版的智能锁,他可以跟顶级的合作商比如华为谈合作,但我去找华为,人家根本不理我。”

悟空单车失败后,有分析认为,悟空单车的投放地点选错了,作为山城,重庆并不适合投放共享单车。对此,雷厚义也坦承,重庆有些地方确实是不适合,但有些地方还是适合的。

“我们做重庆更多的不是从需求层面考虑,而是从战略层面考虑。因为重庆是我们的大本营,不能丢,所以战略利益大于实际利益;其次当大家都觉得重庆不好做,如果我们做成了就会有一定的宣传效应,但这个原因只占很小一部分。”他说道。

其实除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摩拜、ofo早已争相开始在三四线、甚至四五线城市布局。很多中小城市,或者是高海拔地区,也被外界认为不适合投放共享单车。

但雷厚义却认为,“四五线城市,没人去试过,他们去试我很佩服,他们是开拓者,这个工作很不容易;其次更多的是布局的意义,他们如果试出来,这个地方是能做的,那就马上去做,如果试出来不好做,就撤出来,很多东西不是一开始就知道,都是边走边试,模式是走出来的。”

由于没有资金支持,对于共享单车的运营,雷厚义也想了很多思路。此前,他曾提出要在车身上做广告,但最终并没有来得及尝试。

“车身广告肯定是能走通的,之所以没有去试,是因为从大的方向上我们已经搞不定了。本来我们是想做全国市场,结果没料到他们太快了,行业头部效应太明显了,我们这些小公司跟不上。”雷厚义告诉猎云网。

但对于这些局部的打法,雷厚义认为这都不是核心。“我的打法没有错,只是整场战役都已经输了,再讲局部战争就没意义了。”

共享经济没问题,大玩家最终能盈利

因为有了第一家,很多人开始讨论第二家何时倒下,对此雷厚义表示,“我不好说别人,但可以说小玩家现在都不太好,倒下是大势所趋。”

“对于中小玩家,他们的未来我不好评判,要看他们的心态,如果要做全国的市场,我觉得没他们什么事了,如果只是做一个地方品牌,我觉得那没问题,可以活下来。”

对于未来,雷厚义认为,全国大的玩家不会超过5个,小的可能有十几个。在他看来,小玩家如果做不大就不用做了。“因为规模效应起不来,损耗又很高,不论是大数据还是广告等等,衍生价值都很小。”

虽然悟空单车失败了,但雷厚义认为共享经济仍是大势所趋。

“共享经济背后的逻辑是闲置资源利用,但是有些是伪需求,做不大。比如充电宝,随着快充或电池技术的发展,这个需求就没有了。还有雨伞,虽然有需求,但是刚性程度非常弱。”他说道。

对于共享电单车,雷厚义认为,共享电单车做不大,主要原因是有交通安全隐患,政府大概率会限制电单车的发展。

“但是单车不同,单车的需求本来就是存在的,并不是创造了新的需求,只不过用互联网的方式改造了一下。所以,共享经济关键在于需求是不是真实的,这个是核心。”他告诉猎云网。

此前,重庆共有三家共享单车,分别是摩拜、ofo以及悟空单车。如今随着悟空单车的退出,只剩下摩拜和ofo

对于头部两家企业的生存现状,作为行业内人士,雷厚义认为,“他们其实不用关心运营情况,他们有的是钱,经常免费,即使车子损坏比较大,影响也不大。”

在他看来,摩拜和ofo的前期就是用钱铺路,只要路铺出来了,规模起来了,所有的问题最终都能解决。有了规模,可以通过广告,大数据的衍生价值,o2o等方式将流量变现,所以最终大玩家肯定能盈利,但是目前还不行。

“只要背后有资金持续支持,他就有时间去调整、去改变。比如锁有问题,大不了找世界最顶级的企业,比如华为,共同来研发,肯定是能搞定的,我相信他们。”他说。

“但是,我们等不到那一天了。”

选择一条路,就一直走下去

与ofo创始人戴威一样,雷厚义也是90后,他生于1991年,今年才刚刚26岁。

但他却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曲折经历,除了“悟空单车”,“大学辍学”、“当过北大保安”、“多次创业”外,“接地气”、“乐观”、“自信”“不放弃”“想赌个大的”也是这个90后年轻人的标签。

对于这次失败,雷厚义有自己的总结。

第一不要追风口,追也追不上,切一个细分领域进去,形成自己独特的优势和壁垒,这才守得住,如果守不住是没意义的;其次,项目要么盈利,要么就重仓资金进去,比如有大资金和资源,如果两个都没有那就完了。

对于90后创业,很多人评价不一,当问及是否觉得自己创业还太早时,他说一点都不早,“如果我这个年龄再不创业就老了”。

谈及未来打算,他表示将继续专注于原来公司的业务。虽然悟空单车失败了,但雷厚义原公司的业务并没有停掉。“悟空单车只是在原来公司内部开的一个新项目,目前业务稳得住,根据地还是稳的。”

“我是创业老司机了,失败过很多次,之前做现金贷、互联网金融,社区o2o都失败了。不会因为一次失败而患得患失,要有平常心对待。”他很乐观。

“我是一个情怀比较重的人,有点理想主义,但这么多的经历和失败也让我变得非常务实,明白地盘是一枪一枪打回来的。”在他看来,创业就像打仗。“打仗嘛,很正常,人生只要打赢最后一仗就行了。重要的是坚持你创业的初心,坚持你创业的理想。”

他建议要想清楚创业的目的,目的要纯粹干净,这条路会遭遇很多失败,会有很多人评价你,但不要太认真,平常心,想清楚自己为什么走这条路。

我问他,当初选择退学和创业,有遗憾和后悔么?

“人生没有如果和假设,你选择了一条路,就要一直走下去。”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