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愉悦资本 · 刘二海——只有建立根据地,才能走出和别人不同的路



我的投资策略

2003年进入VC行业,在14年左右的投资生涯中,我做了大约54家公司的投资,见证了中国创业创新和风险投资从零起步,蓬勃发展的岁月。

我在君联资本工作了近12年,作为TMT投资领域的「头儿」、VC部分的协调人以及风险管理委员会的牵头人,在君联资本TMT领域投资风格形成的过程中,我也起到了一定的牵头作用。

离开君联以后,我成立了愉悦资本。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没有起特高大上的名字?世界发生新的变化,人们创业最终追求的是自我的实现,有可能是取得了财富,有可能实现自己人生美好的愿望,但创业是较艰苦的,我们希望即便艰苦也有愉悦相伴。

我们的「打法」和以前有一定的区别。在君联资本决策的参与人相对多一些,而愉悦资本决策参与人相对较少,但在投资的灵活度以及反应速度上大大提高。

现在比较流行叫顺势而为,但我想投资人和创业者更多是逆势而为,很多大的成功绝不是顺势而为,如果势已经起来了已经轮不到你了。

投资是很难的,即使美国最顶尖的投资公司,每年的投资案例中只有3%-4%会产生1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在中国比例更低。如果你每年投资的项目一点关联都没有,那实际你是在和世界上所有的投资者竞争。

巴菲特有一句名言:「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的事是发现湿雪和长长的山坡。」没有湿雪滚不动,还需要山坡足够长,如果只有一点湿地,雪球也滚不大。「雪球效应」与「指数效应」和「复利效应」极为相似:雪球只滚一圈,复利并不大;如果你每圈都能让雪球增加一点,推起来又不那么费力,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会发现雪球滚得非常大。

怎样把雪球滚大?如何在VC这一行做出来「积累效应」?思考和实践之下,我们慢慢形成了愉悦资本「面向根据地」的投资策略。

创造价值二分法:「一横一竖」

企业必须既创造价值,又分享价值。价值创造的关键点是什么?可以是技术、平台,可以是基础架构的完善,它们都创造了价值。

那么,如何判断究竟是哪些因素在价值创造的过程中真正起作用呢?我们采用了二分法:「一横一竖」。

「一横」是你在所处的价值体系中能够生存,有你的不可替代性。

「一竖」是你面临的各种各样的竞争。

拿一盘棋举一横的例子,如果你执黑子,黑子在这局棋中要能站得住,你的模式、价值体系必须不能让别人杀掉,你就能生存。

再举「一竖」的例子,黄石公园每年都清点狼群,在地图上用不同颜色标出不同区域的不同狼群。狼群各有各的领地,如果一只狼跑到其它狼群的领地,就会被驱赶出去。所以在「一竖」中,你必须要有自己的领地。

如果一个公司,同时具备了创造价值和价值分享,相对而言就会在竞争中处于比较有利的位置。假如你做PC、别人也做,你就要在执行力上下功夫,要求你的团队非常厉害;假如你恰好获取了垄断地位,赢者通吃,在市场上又是先行者,这种情况下,即便你总出错,一时半刻也不会有人威胁到你。

「一横」中,如果你的创新度不是特别足,你就必须在「一竖」中补,这时候拼的就不只是产品,还要看你的PR能力、融资能力、带团队的能力,甚至吸引人才的能力。

怎么走出自己的路?

很多人在美国留过学,在学校周边的中餐馆吃饭时往往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如果是中国学生,老板会给你「留学生菜单」;如果你说无所谓,那就是一份给老美的「中国菜单」。美国的中餐往往味道偏甜,中国人不一定习惯。如果你是来美国读书的中国学生,那么你的口味很有可能还保持着「家乡的味道」,所以老板还会准备一份「留学生菜单」。

还有一个情况,现在大家都有喝咖啡的习惯。在中国喝咖啡喝的是糖和牛奶,习惯喝茶的中国人并不喜欢咖啡的苦味,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不加糖和奶的美式咖啡了。

通过这两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由于环境不同,也都发生了变化。中学课本有篇文章叫《晏子使楚》,里面写到「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水土异也。」都是橘子,生长在南方和北方,叶子看起来还是相似的,但味道实际上差别很大。

现在竞争升级非常严重,怎么个严重法呢?也就一年左右时间,从A轮到B轮再到C轮,融资远远超过1亿美金。竞争从原来的产品迅速到了资本,到了团队,到了PR政府关系,所有事情马上竞争到一个新级别。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很多项目竞争壁垒并不高,再有一个原因就是商业利益巨大。

怎么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做到与众不同?

首先,认识市场,认识到中国的机会,这样你才能研判自己的项目,找到和竞争对手不一样,找到那些少有人走过的路。

另外,所谓的全球化也不是放之四海皆可。比如服务,它很具有本地特性,并不是全球化的。

中国社会城市化、消费升级、老龄化迅速发展,这里面能带来非常多的机会。你很少见到一个硅谷VC投资一家水果的公司,可是在中国有。所以中国有两个纬度,一个是社会发展的纬度,一个是产业的纬度。我们进一步把它分成五种机会:

第一类是典型的硅谷公司模式,技术制胜,它的特点是爆发性非常强,死的非常快,风险也很大。我们早期投资的人人、商派软件、游戏公司、未来汽车,都属于这类。

第二类是科技公司,有非常强的科技背景,但它依托于某个具体行业。比如易车,虽然是网络公司,但实际上它是基于汽车的。而智联招聘、优信、砾石这些全部都是科技公司,但他们是垂直于某一个行业,这类公司的创业者需要对科技和网络比较清楚,也需要对原来的产业有研究。

第三类是服务公司。比如神州租车它吸纳性特别强,包括GPS、身份认证、大数据分析等,但它还是服务。

第四类是产品公司,产品公司不是流量驱动的,搞再多流量也没用。21cake蛋糕,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非常高调的项目,其实它们不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而是产品公司。21cake蛋糕流量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蛋糕好吃,多年来他们更多是在蛋糕研发和口味上做研究。

第五类是新模式。我记得神州专车要上新三板的时候,也有投资人讲说你们是伪共享经济。

什么是共享经济?是资产端的共享?还是服务端的共享?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它结合中国人的特点做了一种模式创新。比如摩拜单车,你骑完车停好就行了,真正的无桩是中国人的创新,这真不是抄别人的。

刚才说的五种类型,每种机会里面成功的关键要素不一样,所以你所组建的团队也要不一样。如果搞错了,即使融了很多钱,你没有抓住最本质的东西,还是做不出来。核心还是你要抓住中国特色,抓住用户,只有这样才能走出跟别人不一样的路。

建立自己的根据地

很多人问我们怎么投到摩拜的?其实对我们来讲不难。第一,这是我们的根据地,我们从2005年开始就一直在研究出行领域,十分熟悉;第二,有人脉有理解力,做这事难度就不那么大。

投资不是战无不胜无所不能,它要求你学会利用自己的领域去获得优势,不能一味开疆扩土不去耕耘。

建立根据地,利用根据地,扩展根据地。在车的领域,我们这种投资特点尤其鲜明。2005年,我们投资第一家与车相关的企业——易车网,那会绝对没有想到十年后会投资这么多汽车企业。但当时已经预想到汽车与信息的结合一定会产生新的领域,所以就有了易车网的投资,紧接着第二年又投资了神州租车。

通过不断地去研究这个领域,我们发现这里面有非常多的机会,于是从最开始无意识的投资渐渐变成有意识的寻找。先后投资了优信二手车、车轮网、车王二手车、车语传媒、蔚来汽车、途虎养车网等,现在我们可以说在汽车领域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投资根据地。

汽车的产业链非常长,比如汽车后市场,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信息技术与汽车结合的机会,甚至停车场都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发掘。

我们不会武断地说某个行业的投资机会已经基本关闭,我们尊重企业家的创新精神。这里面还有一个博弈的过程,企业家在博弈的过程中主变数很大,比如国内搜索领域,已经算是红海了,但是360还是撬出了缝隙。因此投资人的预测和分析要有一定的余地和弹性。

要开辟一个新的根据地是非常难的,有三点缺一不可。

第一,这个领域要宽广,可以实现多模式多方向投资;

第二,我们必须在这里面已经投出了数一数二的项目。怎么样碰上这样的项目呢?既要有机遇,又需要仔细的研究设计;

第三,你要在这个行业中有人脉,并且拥有行业认知。能够找到有价值的信息。

学会利用你的根据地,它能够带来竞争优势。在开辟新领域的同时,不要忘记维护已经建立的根据地。